博研教育

我们有能力决定我们生活的样子

文章出处:博研教育 人气:-发表时间:2017-09-07

心理学家和精神领袖常常鼓励人们去发现真实自我以及去忠于自己的信仰和价值观。这常常被用于区别“假我”和“真我”,用以区分“真诚”和“伪装”。


当我们试图用我们内在的个性去换取别人的接纳、认同和爱的时候,我们自己的灵魂便会迷失。为了生活得平和、冷静,你一定要采用一种探索的心态去了解自己。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关于自我的真相,你将无法找到可持续的爱;你将无法在不承受巨大压力的情况下获得成功。


当我们不能放松做自己时,便制造了一种自我的压力。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渴望向这个世界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同时也渴望我们独一无二的自我能够被人接受和认同。我们为什么会感觉害怕放手,也害怕真实地表现自己呢?这往往是因为我们担心如果别人发现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就会拒绝、否定我们,或者至少在一段关系里,我们不能被看作一个令人满意的搭档。


我的一个客户托尼(Tony)就是如此。他是非?;榈囊桓鋈?,常常去参加各种派对。然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他其实很痛恨派对?!拔冶匦肴绱巳惹槁?,如同打鸡血去准备,虽然我觉得它实在不值得我付出这么多。当我离开社交场合时,我感觉到的只是疲惫,因为那就是个演出时间。它唯一的作用估计也就是为了让人们喜欢我吧。在离场之前,我感觉压力超大,我必须喝上好几杯,才能有勇气离开,并且忍受被发现离场了的害怕情绪?!笔率瞪?,如果你遇见托尼,你会看到一个又高又帅、善于交流的暖男,你很可能马上就会喜欢上他。但即使你告诉了他你喜欢他,他也不会真的相信。他内在的声音告诉他,他没有那么聪明,没有那么有吸引力。他总是觉得如果他不拼命表现,人们就不会喜欢他。


托尼没有精神疾病,是有能力、有趣、有爱心的人,大部分人都乐意和他在一起。如果你遇见他,你很可能意识不到他们有多压抑。然而,为什么他感觉到如此多的压力,如此害怕去暴露更多的自我呢?一个熟悉的故事到了现在,有一件事应该很清楚了,我们总是会在幼年生活里创造一个故事。我们看待自我的镜子,给我们一种关于我们是谁以及我们有什么能力的感知。如果我们看待自我的镜子是扭曲的,我们就会形成一个对自我扭曲的描述。


这些想法将会扎根在我们关于自我的想象里。缺少共情能力的早年生活会产生一个缺乏支援的内在故事,会定下一个基调,我们会做得过分地多,过分地想去做出成就。当我们处于试图去伪装的压力中时,我们的感受能力就会悄悄地遗失。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让人羡慕,内心却是脆弱不堪、虚假而不真实的,前面所提到的那种趋势在这类人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像托米这样有能力又取得一些成绩的人,他倾向于认为只有隐藏起脆弱并维持光鲜亮丽的一面,才能维护他们所谓的自我价值。而为了重写这些被扭曲了的故事,他们需要获得一些反馈,这些反馈最好是来自那些理性的、有爱心的人。


因为这些人会从客观角度告诉他们,他们是一个怎样的人。当你能对你相信的有共情能力的人敞开心扉,你将会发展出更强烈的建立关系的能力,并且扩展你自己能移情的区域。你的故事会变成真实的自传,而不再是编造的,你将会卸下过去的重负,带着自信、自省以及对自我的信念开始新的生活。内心心声及外界标准托米和艾米莉所感觉到的持续表演的压力让他们陷入压力循环的怪圈中。一旦这种生活方式牢固地确立下来,它将会形成这样一种扭曲的认知——人们只会在你我表现良好并且满足了他们的时候才会爱你、尊重你。讽刺的是,相反的才是事实。



大部分人被真实所吸引:真实使我们放松,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不一定要树立防御,我们可以单纯得只是一个人,一个有缺点、会犯错的人,同时也仍然会被他人接受、被人喜爱。当我们被我们内在的价值、态度、经验和主张引导,我们有能力决定我们生活的样子(在合理的范围内)。


当然,有某些因素是在我们控制之外的。尽管如此,一个有内在心声的人通常能够处理好那些不幸的情况,因为他们的自我价值依然是完好无损的。重视外界标准的人倾向于认为,他们的命运是掌握在别人手上的。他们深受家庭、朋友、组织和境遇的影响。他们深深地相信,自己的生活过得如何、是否觉得舒适等都是被外界因素所控制的。当然如果你相信这种说法,那你很有可能也相信你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假我”和“真我”之间的差别通常是外界标准带来的产物。假我通常是基于固有观念、终极目标而产生的。我们依赖的那些观念和目标给我们提供情感的营养,希望我们成为某个固定的样子。这类重视外界标准的人害怕假如他没有达到那些外界标准,别人就会对他没有兴趣、感到失望或生气,甚至三者都有。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孩子,学会了自动、自觉地压抑表达自己的冲动,他们学会了不贸然引起家人的消极反应,遵从家里的既有规范,隐瞒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感到安全和牢靠。这是这类人应对压力生活的一种方法。


相反,真我只会浮现在这样一种环境里,在这种环境里,给予关怀的人足够强大到允许观点、品味、兴趣的不同,同时不评判这些不同。在这种环境里,一个孩子可以自由地去探索、经历考验、从失误中学习而不用面对批评,同时还能得到父母的爱和支持。这有助于他们发展出自有的情绪。自我认知托尼和艾米莉都在同样的困难里挣扎——害怕被发现。他们都持续地试图做些事情来给自己加分,以证明自己是值得别人喜爱的。


当他们不尽全力去表演的时候,他们就很难相信人们会接受和欣赏他们,甚至会更喜欢他们。他们这种证明自己价值的渴望使得他们对相关的一切都感到压力。偶尔我们都会为了自我?;ぱ谑巫约旱恼媸蹈惺?。我们或许需要时间去理解正在面对的事和人。只有当这种反应方式成为了一层自我的?;ど?、一种社交的方式之后才会变成一种问题。我们紧接着就会失去自己的真实性。我们的真实自我便进入休眠期,直到我们做出持续的努力去发现我们究竟是谁。只有当我们开放地去探索和公开自我的时候,通过自我意识和别人的共情能力,我们才能拓展自己的自我认识。新的情感习惯和方法是可以再建的,但是这要求我们必须频繁练习如何表达真正的自我。



成为自己


当我们面对困难的生活选择时,我们如果能牢记我们是谁,就几乎。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些内在的能量,这些并不体现在我们扮演的社会角色里,也不在我们身处的环境里,而是体现在我们的本质——每一次在特定情况下,我们表现出的那个真正的自我。


如果我们在真实性里发展出一种深层次的信任,而不仅是简单而盲目的信任,我们就可以使复杂的事情看起来变得简单,困难的事情看起来变得容易。一些人或许认为,在每种情况下都表现出同一个自我或许会导致我们变得固执和不懂变通。然而,如果我们观察那些最被仰慕的人,我们看到他们一直秉持自由发展的独特性,他们似乎就是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什么是他们所坚持的信念立场以及什么是他们真正需要的?!?/span>


发觉我们到底是谁,而不是别人希望我们成为什么样子,也不是我们因为害怕失去爱和尊重而伪装成的样子。想想你在生活中最尊重的人,他们拥有什么特质?当你的人生走向终结,会有多少人为你流泪?我的祖父离开这个世界时,没有人为他流泪,他生意上的成功最终没有任何意义。我母亲离世多年,但我今天依然为她落泪。她温暖的人格特质使得她受到大家的喜爱。她心胸开放,她的沟通方式使她遇到的人都能感受到平静、舒缓。我母亲知道如何聆听以及在生活里如何和各行各业的人建立关系。最后,即使在她临终的时候,她看起来也依然能与自己愉快相处。


如果我们每一天都保持着我们真实的自我并根据我们的信仰和价值观来生活,我们将会提高我们的幸福程度和自尊,同时显著地降低我们的压力。当然,拥有勇气做我们自己总是困难的,可它最终不如终日带着面具生活困难。真诚会带给我们能量,伪装成其他人会使我们疲劳。人们常常意识不到一个伪装自我的人过得有多么累,直到某一天,有一些伪装者在不同社交场合里开始袒露他们真实的自我。一旦你试过揭露你真实的自我,你会发现,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静。每一次你选择真诚地去表达自己,并且意识到你以往故事里虚构的成分,你的压力将会减少,精神也会更振奋。


真诚的生活会创造一种内在的平静,并且允许我们将潜能变为现实。我们可以运用拥有的一切能量去进行创造以及与别人建立连接。离开了生活在“假我”下产生的自我意识,我们可以自由、诚实地做自己,可以遵从自己的本能。



亲密关系


一旦你已经开始用“成为自己”的方法纠正你扭曲的“假我”,你新建立的意识很可能会提高亲密关系的质量。你会感觉自己变得更好,也将会感觉到更多的自由去公开、真诚地表达你自己。你将会不再过多隐藏真我,也将会重获允许自己变得脆弱的勇气。


我们的重要性取决于我们得到的爱和我们接收到的爱。工作是重要的,但当专业成就变成一个试图撤销过去伤害的方法,我们就注定会掉落到失望的困境里?;萏啬帷ば菟苟俚纳艉屠妓埂ぐ⒛匪固乩实钠叽位贩ㄗ孕谐等诰某删?,或许一般人永远无法企及,但显然,他们两人的成功并没有解决他们内在的愤怒。有些东西是在内心出错了,不是外界能解决的。名誉、金钱、美貌以及运动上的英勇,都不足以给一个人内在的愉悦。我们可以达到个人成功与专业成功之间的平衡,只要我们奠定的人格基础就是去集中我们连接和爱人的能力。最终,如果我们成就了爱,我们也就成就了人生。



此文关键词:DBA管理哲学班 HIS历史智慧企业传承班 CEO总裁班 FIN金融投资班 高端人脉资源

返回顶部